五个谷子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
© 五个谷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小赵李】沉船04:赵瑞龙篇

霍尔与无名氏:

00


我愿睡在一个苹果的梦里,


远离墓地的喧嚣。


我愿睡在一个孩子的梦里,


他想从高海上砍下他的心。


……


我只想睡一会儿


一会儿,一分钟,一个世纪。【1】


可他睡不着。


01


他一点儿都睡不着,或者他已经睡着了,甚至他已经死去。


哥哥来看他了。他来了,他又走了。


这句话在他脑子里一遍一遍地重复着,机械的声音,最后揉碎了其中一只小小的齿轮,破碎地、支离地、拐了调地一遍遍回响。


他来看他了,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。


他该听二姐的话的,乖乖地窝在香港,甚至更远的地方。可他又不能,他不能听话,他做不到真正的远离。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死亡。


02


窝在望北楼的时候,或许是身体先一步有了将死之人的自觉,他越来越多地陷在回忆里。


他并不常回忆,在自己能控制的时候。


与那些陈年往事相比,他总是更愿意把握住这个时刻的东西,比如股票涨了几个点,比如刘新建是不是已经把那七个亿打到了他账上,比如老爷子能不能别再催他结婚,又比如……李达康现在在干什么。


他可以知道李达康在干什么,他只要打开电脑,或者打开手机,然后静静得等到夜深沉。


第一次从望北楼回来,他就让程度给市委宿舍装上了监控。


我会疯掉的,他这样劝说自己,或者打开窗从不管哪栋让人窒息的楼里跳出去。


所以,他允许了自己的任性。他给自己造了个梦,那个梦比回忆美好上不知多少。


在梦里,那个人的声音、气息、温度甚至身体都只和他隔着咫尺之距,月亮上流淌下冰一般的蜜【2】。


他在自己创造的梦里,很清醒,熟门熟路,从不去触碰从天空上那裂缝里簌簌遗落的雪花【3】,六角形,像回忆。


03


他不想回忆,却又控制不住地去回忆。


那些回忆里不是没有光亮的,但是是回忆便总有终点,即使将一切单曲循环,他还是无法自控地一次次途径一切结束的地方。那个地方很荒凉实在不甚漂亮。


李达康出现在他半大不小的年纪,错过了他性格的形成,却又包办了他剩余的成长。


他想念那段日子,被哥哥一手包办的日子,那时的李达康拿着对待工作的热情对待他,如果可以剪掉结局,如果可以剪掉结局,他也许会愿意去回忆。


他听说过,爱德华四世那个荒唐的弟弟,谋反失败被判死刑,却因着皇家的身份,而被允许选择行刑的方式——


他选择溺死在一桶美酒里。


可惜判他死刑的不是老爷子,他定然会怜惜他的幺子,让他就溺死在这回忆的开头。


04


哥哥曾经拿出对待工作的热情对待他,那时候的李达康对着指点江山的老爷子还是崇拜的,对领导交与的任务一百分的重视。


对自己,他既不过分纵容,也不百般严厉,张弛有度间,又让他感到一份温柔的存在。他现在都还记得,哥哥冰冷的暴露在寒风中的腰一下下磨蹭着他的脚踝,他被裹在衣服里的脑袋,因为那份隔绝了寒风的温暖而变得晕晕乎乎,从此模糊了该要保持的距离。


他当时并不习惯从血亲之外的人那儿得到讨好以外的东西,沉浸在哥哥给他的那份五味陈杂里,想着:


这真就是自己的哥哥。我是他的,那么他也该是我的。


贪心不足蛇吞象,他是那条吞掉了自己尾巴的蛇。


05


这份贪心起源甚早,是被老爷子惯出来的,哥哥拗不过,也矫正不来。


当年是谁甘为孺子牛?让他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先学会了骑,老爷子的双膝曾经踏遍了市委宿舍一号楼的每个角落。


是什么能让一个人自愿把膝盖低微到尘土里?可以是绝对的权力,也可以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溺爱。


他骑在牛背上,学会了他人生的第一个陋习。


可李达康他知道,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他不喜欢,对于自己的贪心,他一向都不喜欢。


那他最初又为什么要靠近呢?


让他会错了意,让他以为哥哥可以喜欢这样的自己。这些年无数次险些要陷入怨恨里的时候,他就想:是他让自己会错了意。


他曾经对他那么好,在金山,大三的那个暑假,就那么没有丝毫防备地任他赖进他的被窝里。


他让他看到了光,又不告知那光明只有三天。


06


给了他的东西,怎么就能收回呢?他甚至还没有开始索要更多,怎么便连原本有的这一点也要失去?


“要是明天是晴天,我们就到灯塔去。”他以为自己收到了这样的承诺,就巴巴地望着海洋中间的灯塔。


可他又听到哥哥这么说:“明天大约晴不了。然后后天,我便要远行,你不能跟来。”


他怎么可能愿意呢?


抓得太紧是他又一项陋习。


07


祁同伟去到北京告他的状后,老爷子气急了骂他:“你就是万事都不在乎了,才敢这么胆大妄为,这个家哪儿还有一件你在乎的东西?”


可是父亲说错了,他当时似乎是歇斯底里地反驳:“谁说我不在乎了!我可在乎了!明明是你自己教坏了儿子,谁让我小时候你总是给我当马骑?当马又不好好当,老让我向下出溜,我就只好抓得紧紧的了。”


他不论对什么都抓得紧紧的,吕州之后这一点在他身上暴露的更甚,万事都抓得紧紧的,在乎的很,贪心的很。是他的,就不让别人抢去一分一毫,不是他的,也要想办法吞入腹中。


子不嫌母丑,父不嫌子贪,老爷子不嫌弃他的歇斯底里,哥哥最初也不嫌弃,他原谅了自己许多次,直到无法再原谅,便把他永远的赶了出去。


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。哥哥定然是这样想,被他养大的自己便是那强梁,那光辉政绩中最大的败笔。


他断言他是无可救药的,扭过头去不再看他,然后他便真的变得无可救药。


08


他和父亲最后真栽在他无可救药的陋习里。


灭亡了,各自孤独地灭亡了。


09


然后他来了,来看他了。


像灯塔的光,在水手力竭时,突然穿过迷雾照进他眼里,让他行将就木的心回光返照,扑通扑通着挣扎求生。


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他无可救药地这样想着。


他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去恨那希望。


“现在这样就挺好的。”


他对哥哥那么说,别再给我希望。即使是那样的东西,那样美好的一件东西,来的太晚,同样会显得不合时宜。


黎明的曙光照进他的眼里,照亮了他眼底的血丝,那是能杀死他的一道光。


光芒突然变得触手可及,海水却已经涌进了他的肺里。


10


“哥哥我怕,”有个孩子这样哭喊着。


李达康给他的东西本就不多,所以连同伤痛,他都一直贪心地保留着。


最后的那个拥抱被他埋在很深很深的地方,在最后一刻才浮上来。


它发生在李哥从美国回来时首都国际机场的接机大厅里。由他发起,没有被拒绝。


“给你买了鱼肝油,记得按时吃。”他听到耳边又响起那个声音,那个无数次哄着他入睡的被他存在手机里云端上的温热的声音。在意识沉入黑色的海水之际,那声音最后一次响起。


那大概是他最听话的一次,他治好了夜盲,紧接着便被送进了之后无止尽的黑夜里。


“可是哥哥,我还是好怕,”心里那个曾经被李达康宠爱被容忍的孩子气息微弱。


我并不想治好我的夜盲,我不想就那么看着死亡把我想你的权利也剥夺。我不想知道——


蟒蛇怎样在黎明前吞咽下月亮。【1】


END.


【1】取自洛尔迦的遗作《塔马里特诗集》中的《黑暗的死亡》,《塔马里特诗集》就是高育良篇里李达康在飞机上看的那本书。


【2】出自《死于黎明:洛尔迦诗选》里的《诗人请求爱的回音》:


我徒劳地等待你的词句/花朵凋零而我在思寻/如果如此无我地活着/我不如失去你


空气不朽。


无灵的石头/不识阴影,也从不知道躲避/而这苦痛的内心也不指望/从月亮上流下冰一般的蜜


……


那么,用我自己的词句来充填/让我活在平静中/让我步入灵魂的永恒黑夜。


【3】改自狄兰托马斯的《月亮上的小丑》


我的眼泪喜欢静淌,


来自神奇的玫瑰花瓣。


所有的悲哀源于裂开,


泪像雪一样遗忘天空。


 


我想,如果我失落地球,


地球将会破碎。


如此美丽和悲伤,


多么像一场梦魇。



评论
热度 ( 24 )
  1. 五个谷子霍尔与无名氏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