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个谷子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
© 五个谷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关周|峰巡】真相是假(平安夜破百点梗)

锦瑟喵浮Ww:

感谢 @巷陌。  点梗,您要的小刀片已发货~


讲真是头一次写虐文,不知道这种程度算不算虐,写得不好请见谅~


任何ooc都属于我,角色和爱属于原剧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




一   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


       我们在画中捧花 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




       2003年,周巡第一次立功,个人三等功。


      市局的表彰大会上,周巡捧着奖状,向台下的同僚们敬礼。


      关宏峰拿着写好的演讲稿站在礼堂的舞台边等着上场,接下来他要作为先进个人代表讲话。


     “峰哥!你看!”散会后周巡拿着奖状冲到关宏峰面前,脸上掩不住的高兴和激动。


     “把奖状收好。”关宏峰只和周巡说了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领导招呼大家重回台上合影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原本想和关宏峰站在一起,但局长安排关宏峰站在第二排中间,周巡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奖状又看了看关宏峰肩上比自己大两级的衔,默默退到最后一排。


       等集体合影完了,周巡想找同事帮忙给他和关宏峰单独拍张合影,他等了半天,关宏峰一直站在领导堆里抽不开身。


       “周巡,人家到底和你拍不拍啊?”拿着相机的同事等得有些不耐烦。周巡身边围着一圈人,队里有其他关宏峰的崇拜者,知道周巡是和关宏峰混的,都想借着机会也和关宏峰蹭个合影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不拍了不拍了,没看他忙着的吗?再说了我跟着关宏峰,以后立功受表彰的机会还少嘛,合影不差这次!等我拿了一等功再拍!至于你们,就嫉妒去吧!”周巡摘下帽子,把梳理了半天才定型好的刘海重新撩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丫就吹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大家轰笑一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【关宏峰,我还是顶烦你们这号人的。】






二    我告诉你不要相信那些表演出来的情啊爱啊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善说谎话 一个眼神骗过天下

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二十八岁调任地区队指挥。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调职第一天上班,周巡天没亮就从床上爬起来,在胡同口买了煎饼果子和豆浆,挂在摩托车把手上,把车骑得飞快,串了好几条街到了地区队。


       到关宏峰办公室的时候豆浆和煎饼果子还热着。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没锁,周巡拎着早餐直接推门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到单位的时间比周巡预估的还要早。


       “峰哥!这么早就来上班?我给你买了早餐!”周巡走到关宏峰桌前扬了扬手上的食品袋。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的面前正摊着所有队员的档案,他低头看得认真,听声音知道是周巡,连头都没抬,“那门之所以关着就是让你这种不长记性的进来之前敲的。”


     “峰哥,我给你买了早餐,趁热吃吧!”


     “知道了,放下吧,没别的事儿你赶紧去上班吧,别迟到。”到周巡走的时候关宏峰还是没抬眼。


       到了中午,周巡又来了一趟,门还是半合着,这回他先敲了敲门,里面没人应,他慢慢拉开门走进去,关宏峰不在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走到办公桌前,桌上放着的煎饼果子还完完整整地包在塑料袋里,他端起了旁边的豆浆,没扎吸管,一口没喝,已经凉了。


    “周巡?你发什么呆呢?”关宏峰回到办公室时正好看到周巡杵在他桌前。“在想我早上骂你不敲门把话说重了?”


    “哪儿能啊!”周巡一边回过身一边答应着,“峰哥你骂得对!我就是不长记性,不过这回我进来可敲门了啊!”


    “这早餐都凉了,我给你拽出去,别吃了,小心吃坏肚子!”周巡笑着把桌上的早餐全扫进垃圾桶。


       【关宏峰,我跟你学会了什么时候可以按兵不动。】






三    我活得好过几百万人 被簇拥喜欢热闹和盛大


       我没熬夜陪他说话 没深夜时总想起他 没不舍他




       周巡升到北部地区队做一把手的那年关宏峰被下放到隆达锻炼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生日那天正好赶上周末,赵馨诚说要给他搞个派对,既是帮他庆生,也当是恭祝他高迁。 周巡一开始嫌麻烦没同意,经不住赵馨诚和同事们的撺掇,想了下最近队里近一个月都太平无事,手头也没攒什么案子,最后就答应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把搞派对的事情也通知了关宏峰:“我明天生日你可一定要来啊!”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在电话里说会记得。


       生日会办在丰庄路一个小酒店里,周巡定了个包间,大家酒足饭饱后,周巡让服务员打开了卡拉OK。


       赵馨诚喝高了,拿着话筒点了一首《洋葱》,唱得撕心裂肺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捂着耳朵走出包间,给关宏峰打电话:“老关,这都快九点半了你人搁哪儿呢?你还在所里啊?不是说好了我今天生日你要来的嘛?”


       电话那边回应他的是几秒钟的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马上开口打破沉默:“老关你那儿信号不好是吧?嗨没事儿你先忙吧,案子重要,我这儿不打紧,赵馨诚也真是的,咱都是奔三张的人了过个生日非和那帮二十出头的瞎闹什么呀……诶不劳您交代了我知道要少喝酒!我们一会儿就撤了你办完案子不用折腾过来……你抓紧查案吧,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话!”


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周巡走进包间从赵馨诚手里抢过话筒,赵馨诚还没唱完,周巡把《洋葱》直接一切,点了一首郑智化的《你的生日》一个人唱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那一晚只有周巡没喝醉。周巡把所有人送走之后又自己走回了丰庄路。


      走到丰庄路东口的岔路口,他停下脚步,蹲坐在马路牙子上抽了根烟,路口卖簸箕的、卖糖炒栗子的、卖烤红薯的都不在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抽完一支烟又点上一根,直到把整包烟抽完听见了火车站的钟声被风刮进耳朵。


       零点到了,新的一天。


      【这个世界还是绝望的让人想哭。】






四     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恰巧出现他 换成别人也没差

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从隆达锻炼回来,升支队长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出外勤。


       出完外勤刚回到队里,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关宏峰说句“恭喜”就接到了市局的抽调任务。


     “听说您再在长丰熬两年就该进市局啦?您帮我个忙呗,这回任务成功的话我想申请调职。”去执行任务前,周巡找了趟施广陵。


       施广陵倒不介意周巡这么直接地来找他办事,还有心和周巡开起玩笑,“你小子行啊,还以为你跟你师傅一样无欲无求呢。你想调哪儿?说出来我听听,市局局长办公室腾出来给你坐一把手的位置你看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周巡没作声。
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吧,你上次执行外围任务表现得很好,市局觉得你不错,有意把你调过去,你这回再表现得好点,等过去了市局你和你师父可就算平级了啊!”


       几天后,周巡又一次出色完成任务。


       回到长丰他又去找施广陵。
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,把我降级吧,老关缺个助理。”


      【半拉徒弟嘛,就得伺候着师父。】






五   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  爱意也全都是假


       你见证的拥抱都是假  猜测的想念是假




       关母病重,关宏峰衣不解带地在病床前照顾。周巡也去看过关母几次,有时候和关宏峰一起,有时候自己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某天下午,在病榻上睡了一天的关母迷迷糊糊地拉起周巡的手,把周巡认错成自己儿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宏峰啊,还有一个人妈要好好交代你,周巡那孩子挺好的,跟你不像,也不像宏宇,以后你就当他也是弟弟,好好照顾他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周巡想把手抽出来说他不是关宏峰,关宏峰却伸出手搭在关母的手上。


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妈,我会照顾周巡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伯母火化那天,关宏宇跪在棺材前哭着磕了半天头,谁都拉不起来,关宏峰挨着他弟跪得笔直。直到关宏宇头磕出了血,高亚楠实在不忍心看,走上前和崔虎一人架起他一条胳膊把关宏宇搀出了灵堂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走到关宏峰旁边,也跪了下来,给关母磕了三个响头。


     【老关,我陪着你。】






六   你看过的快乐全是假 猜到的秘密是假


      你拍过的相望全是假 你听得重逢是假




       伍玲玲倒在血泊里。


      看到伍玲玲的尸体还有一旁已经呆掉的老关,周巡手足无措。


       查了三年的走私案一败涂地。


       老关休了年假。周巡心里清楚,那不是休假,只是内部调查的一种借口和措辞。
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他开始抛掉助理身份一个人查案、开会、写案卷。
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老关教了自己十年,都能应付得来,也没什么高智商的凶手和变态,等真有了,老关的假期也就到头了。


       现实的确如周巡所想,关宏峰的内部调查不了了之。职位没动,级别没变。关宏峰和以前一样来上班。


     “老关,晚上陪我值个夜班呗,你帮我写个报告,写完咱俩还去大唐宫吃油泼面吧,我可有好一阵儿没见你了!”周巡眨着眼睛充满期待。


     “不去。我和顾局申请过了,以后我不值夜班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 2016年2月13日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周巡站在吴征的全家福前。




       长丰门口的电线杆上贴上了关宏宇的通缉令。周巡对保安破口大骂,骂他没拦住贴通缉令的人,然后他拧着小汪的耳朵让小汪把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通缉令全撕了,哪怕是贴到小区楼道电表箱上的也全要撕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小汪才撕了半天,关宏峰就辞职了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顶替关宏峰当上支队长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趁刘长永不在,跑警校找了趟周舒桐,在法医室和高亚楠套了不下十次话也没问出关宏宇的下落。


      没有老关,周巡的破案率很快全市垫底,投诉率居高不下。


      关宏峰以特别顾问的身份回到支队。


      建筑工地,案发现场,关宏峰下了车。


      周巡笑着打招呼,一只手抬起来想拍拍老关的肩,到最后却没落下去。


      【老关,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。】






七   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   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


       而脆弱堡垒总要塌 没有什么坚固不化 一捧泥沙




      “周巡,案卷你藏哪儿了?”


      “周巡,咱们约法三章吧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周巡,一般情况下你都很过分。”


       周巡在和关宏峰十几年的相处中学会了一项技能,能把别人的话听到从左耳朵进,从右耳朵出。


       尤其在关宏峰回来做顾问之后,周巡发现自己这项技能升级了。这个“别人”里开始包括关宏峰。


       见完被关着的赵馨诚又到市局找施广陵,之后在分局走廊里周巡和关宏峰大吵了一架。


       关宏峰离开警局,找上了金山。


       高亚楠被停职。


    “叫技术队来,给关宏峰家安监控!还有监听他的手机!我要24小时知道他在哪儿!”


       周巡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假戏真做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知道老关已经成功打入金山集团内部,周巡稍稍安下心。


       他抽空去了趟关宏峰家,拿出早就找技术队配好的钥匙打开房门,周巡进了屋。


       他在关宏峰家没有呆太久,给关母的牌位上了柱香,又把自己在路上买的烧鸡腿撕了撕扔进鱼缸里,然后就走了。


     “老虎,你要是条锦鲤我就许愿老关这次平平安安的回来,还有,我想早点找到他弟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金山藏身的废弃仓库,周巡和关宏宇打了个照面。
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拿枪指着你。”关宏宇说。


       周巡心中所有怀疑再也压制不住。




       “这协查令,我不接!”周巡憋着一肚子火和市局的人吵起架来。


      等打发走市局的人,周巡觉得自己很累。他闭上眼睛,脑海里最先浮现的不是关宏峰,而是吴征那张全家福。




       操场上,周巡揭破了关宏峰和关宏宇互换身份的秘密。


      被拷走时,周巡知道这次他和老关遇到的对手很强,挣开同事回到关宏宇跟前,他首先想的不是要关宏峰来救自己或是让关宏宇提醒他哥小心。


    “今天我跟你说的话别告诉你哥。”


     【关宏峰,你知不知道我的羊死了。】      






八   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   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




      “十五年啊,操,我居然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这场梦结束快醒吧。




       完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写完一直颇为忐忑不造到底算不算周巡视角+虐


我的歌单里《真相是假》跟着就是陈奕迅的《内疚》


《内疚》脑补了大关视角,很刺激了


忽然get到写虐文就是爽啊,虽然我真是个甜文写手





评论
热度 ( 92 )
  1. 五个谷子锦瑟喵浮Ww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