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个谷子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
© 五个谷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沙李】空无一人(2)

沙瑞金原本是打算接李达康跟陈家一起过中秋的,但他两边都约得晚了,陈家今年变故颇多,陈老病故,王老伤心,陈海尚未痊愈,小皮球一放假就主张着一家去林城散心去了。而李达康也是难得翘一次班,没开公车也没带司机,白秘书打电话到市委秘书处去问,他身边那个小秘书看着直愣,装傻一绝,半个字也不透露出来。

 

可怜一方封疆大吏,中秋佳节孤影成双。

 

沙瑞金郁郁之时,赵东来上门来汇报汉东各地的警力部署以及突发情况的应对方案,他在之前的利箭行动中政绩非常突出,一步升上了省厅的位置,这几个月来和沙瑞金也算是混熟了,沙瑞金知道陈海醒了以后,赵东来和检察院那位陆处长之间那点小火苗如今是连个火星都没了,也是孤家寡人一个,两人谈完公事,都心有戚戚,一合计现在该是林城人最多,隐患也最大,借视察之名,行翘班之实,不带司机不带秘书,赵厅长载着省委书记一路向林城奔去。

 

 

在车上,沙瑞金看着一路风景陷入沉思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李达康了,不是说开常委会那种,而是私下里亲密些的交谈,再者说他在会上也不那么积极,全然不像他当时刚来汉东时候的样子。他知道底下有些风言风语,诸如剿灭秘书帮,扶持易学!习之类的话,但风言风语向来传不到这位同志的耳朵里。

 

他之前纪委做的时间长了,听闲话八卦成了职业病,多少人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都是被人当笑话一样无心说出,再顺藤摸瓜查下去,最终才锒铛入狱,听闲话是要时间的,要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更是要动脑筋花心思,李达康要是能有心费这个功夫,就不会对手底下人做的那些事情一无所知了。

 

那就必然有其他的他没想到的,李达康也不会说给他听的原因了。官场上难交朋友,沙瑞金却是很想和李达康交这个朋友的,他们之前有过数次交谈,说官场风气,说城市建设,也说彼此理想信念,越是深入了解,他越是明白当初为什么赵、李两人其实已经水火不容,赵立春却没舍得把他调出汉东,同时也为之惋惜,若早十年他们相识,他能为他把好用人关,那今日的李达康恐怕就不是一个市委书记那么简单,汉东的发展也会更加惊人。

 

沙瑞金坐在后排长吁短叹,并没有交谈之心,赵东来也不好上去攀谈,再者他自己心里也不痛快,说起来也是因为李达康。

 

他做京州公安局长的这几年,中秋都是和李达康一起过的,说是过节,其实也不准确,他们这个岗位上的人,节假日都是忙得翻了天,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歇下来,整理整理一日的卷宗,说会儿闲话,有时还虚应着节日赏赏月,喝的是办公室里一直备着的茶叶,吃的是单位派发的月饼,都无甚滋味,但他很享受那个状态,汉东大大小小的官员里,只有他一个人见过那样和颜悦色,餍足得像只猫似的李达康,而到如今,他虽然升了省厅,却连人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了,心里因此并不痛快。

 

 

林城离京州不远,满打满算两个小时的路程,到的时候正是中午,他们先去抽查了几处人流密集的热门景点,也是凑巧,在下茶山时遇见了杏枝和毛娅。

 

赵东来是李达康一众下属里为数不多到访过市委宿舍的,和杏枝还算相熟,他眼尖,一眼就看见了淹在人群里的杏枝,一时也顾不得上下级了,拉着沙瑞金三两下蹿到了两人身边,毛娅惊呼出声,一声沙书记在嘴边转了两圈终究没有叫出来。

 

几人走到个相对僻静处,寒暄几句过后,赵东来状似无疑地问起了李达康,得到了李达康也来了林城的答案。

 

“我哥难得躲懒一回,就被抓到了。”杏枝乐呵呵地说道,“他之前说他在王总的那个美食节等我们呢,不过他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地方,我估计他应该是找了个清净点的地方吧,我打个电话问问他?”

 

得到沙瑞金首肯之后,杏枝便拨通了李达康的手机,“哥,你现在在哪儿呢?我们在茶山上遇见沙书记和赵东来厅长,现在准备一起过来找你。”

 

李达康沉默片刻,他心里烦着这些人这些事,才放下工作出来散心,如今又要陪着笑脸去接待,自然是不痛快的,便干巴巴地说了一句,“到大路那儿碰头吧。”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要见面了,激动!

各种常识性错误请忽略,不忽略可能就永远见不上面了吧。

老干部谈恋爱也是苦啊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67 )